中共咸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廉政文化 / 文学作品 / 正文
持节守义担使命铮铮铁骨铸忠魂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20-06-30 11:05:14

苏武(公元前140—公元前60),字子卿,西汉平陵侯苏建次子。被后世称为“中国西汉时期杰出外交家,名垂千古的民族英雄和中华民族的道德丰碑”。

天汉元年(公元前100),汉武帝授苏武以中郎将(负责统领皇帝卫护,隶属于光禄勋),遂命他为正,张胜副之,率“假吏”常惠诸人出使匈奴。此前,汉朝接连伐胡,数次通使相窥,“匈奴留汉使前后十余辈”。太初四年(前100),且提侯单于新立,“巩汉袭之,乃尽归汉使,武帝嘉其意”,于是决定派使团赴漠北与单于通好,护送被汉朝扣押的匈奴使者回国,并致以金帛厚礼回赠。苏武率使团到达匈奴后,拜会单于,送上礼物,单于见之,反以为汉朝软弱可欺,表现得十分倨傲骄横,使苏武等使者对汉何和平友好之前路甚为失望。当其正欲辞匈还汉之际,不料突生变故,汉朝前遣使者卫律被扣后降匈,其副使虞常被迫留匈。今见苏武诸人使匈,便与胡人缑王一起暗地串通苏武副使张胜,欲杀卫律,劫持单于母亲阏氏归汉。因处事不慎,走漏风声,被人告密,缑王遭诛,虞常被擒。单于命丁陵王卫律审理此案,张胜得知,深感不妙,方将其事告知先前毫无察觉的正使苏武。苏武闻之,大为震怒,斥责张胜不该贪功生祸,玷污于国;更觉自己身为正使,难脱干系,倘遭匈奴侮辱,实在对不起汉国,欲行自杀,以全名节,幸被张胜与常惠奋力夺剑,方于劝止。

果然不出所料,虞常在卫律的酷刑严训之下,供出张胜。单于获知汉使意然染指缑王、虞常谋反之事,勃然大怒,召集部属贵族,议欲斩杀全部汉朝使者。左伊秩訾谏言道:“若诛众汉使,必招汉兵到,莫若招而降之,方为上策。”部众附和,单于应允,遂派卫律召来苏武诸人听取虞常供辞,以示羞辱斥责。

苏武闻听虞常供辞,对常惠等人道:“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遂之拔出佩刀自刎,卫律见状大惊,急步上前抱住苏武,派快骑请来医生,“凿地为坑,置地火,覆武其上,踩背出血,移时方苏”,常惠等人用车子把苏武载送回营帐。

单于得报苏武之举,“壮其气节,朝夕问候”,欲以情动其心,使苏武降服,助已强势兴业。这日,派人召去苏武,邀其会审虞常,企图借机使他归顺。虞常即被论罪伏诛后,卫律当场威吓被押汉使张胜道:“尔谋杀单于近臣,其罪当死!”故意举剑作势要杀张胜,张胜软骨奴相,连连告饶请降。卫律又谓苏武日:“副有罪,当相坐。”苏武严词反驳道:“吾本无谋,又非亲属,何从谓坐!”卫律故伎重演,举剑欲刺,苏武竟巍然不动,凛然不可侵犯。卫律遂转换面孔,劝言:“吾已归匈奴,赐号称公,拥众数万,马蓄弥山,苏君若降,明日复然。”苏武亦不为动心。卫律又复劝道:“今日降,与君为兄弟,不听吾计,后欲复见我,尚可得乎!”苏武越听越气,怒骂道:“汝本为汉臣,乃忘廉耻,不惜君情,不顾恩义,叛主背亲,为降虏于夷蛮,何以汝为见!单于信汝,使决人生死,不平心持正,反欲斗两主,观棚收。南越杀汉使者,用为九郡:宛王杀汉使者,头悬北厥;朝鲜杀汉使者,即时诛杀。独匈奴未耳,明知吾至死不降,却欲令两国相攻,匈奴之祸必自吾事起矣!”铮铮之语,凿凿之言,使旁帐之内窥听的单于尤加敬佩,更为惜才,越欲征服,迫其归顺。乃命卫律囚苏武于大窖中,不予饮食,以其肉体折磨摧残精神意志。幸天不灭武,乃降雨雪,“武则将雪与旃并吞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于是拆散汉朝使团成员,分别予以软禁,以其不知要耐多久的时光来消磨他们的意志,把苏武流放到卫律所辖丁零族所在的荒漠之地,弄来一群羝羊让他放牧,“令羝羊有奶始得归。”自此,苏武朝夕手持汉节、凡常饮冰茹雪、经年草木为食,饱受磨难。

苏武“怀抱汉节,吞毡饮雪”,留居匈奴十九载,持节守义、矢志不渝、坚贞不屈是中华民族爱国主义典范、国格精神的践行者。为大力弘扬苏武爱国文化,彰显民族正气,抵御不正之风,进一步实施廉政文化“创新工程”,武功县纪委审时度势,在苏武纪念馆创建了廉政文化教育基地,每年接待游客2万多人。苏武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华夏儿女未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不息。

(驻武功县农业农村局纪检监察组 吴渭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网站访问量: